女子应聘主播被要求贷款整容:微调了月薪才上百万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99真人网上赌场
当前位置:首页 > 99真人网上赌场

99真人网上赌场:女子应聘主播被要求贷款整容:微调了月薪才上百万

时间:2018-05-09 04:33:38  作者:朱佳琪(EN042)  来源:成都商报  浏览:1740  评论:0
内容摘要:    (原标题:高薪当主播却被要求贷款整容 成都数名女孩身陷“招聘陷阱”)不要求学历,不要求才艺,整容后就能成为主播,入职底薪5000元至8000元,公司免费打造形象…&hel

(原标题:高薪当主播却被要求贷款整容 成都数名女孩身陷“招聘陷阱”)

不要求学历,不要求才艺,整容后就能成为主播,入职底薪5000元至8000元,公司免费打造形象……在26岁的研究生胡瑶(化名)看来,这绝对是一个绝佳的工作机会。

今年3月,胡瑶到四川红播时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播公司)面试后,被公司引导至成都市美黎美医疗美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黎美),贷款5.9万进行整容。然而,整容后,她并没有拿到之前公司承诺的8000元底薪——第一个月,她仅仅获得了900元的休息补助金,而还完24期的整容贷款,她需要支付9.2万元。

胡瑶的经历并非个例,多名女子陷入“主播诱导整容”的“套路”,背负数万元整容贷,而红播公司承诺的数千元的“底薪”,仍然是一个遥远的“画饼”。


胡瑶整容前


胡瑶整容后

想当主播 先去整容

胡瑶今年26岁,是四川大学研二的学生,学药剂学,眼看暑假要来临,她想在58同城找一份工作,却接到自称红播公司星探的电话。

“我根本没有往这个公司投简历,却接到他们的招聘电话。”胡瑶说,该公司招聘简章开出的条件优厚,保底工资6000元至1万,公司免费打造形象和培训。

胡瑶半信半疑,3月21日,她到公司所在的环球中心进行面试,星探阿福接待并全程陪同。为打消她的疑虑,阿福递给她一张宣传单,宣传单内容与招聘简章说法一致。

填了一张个人简介,胡瑶参加了第一轮面试,面试官是总经理,对方问了她的个人情况,开始介绍红播公司。

“他说公司是大型公司,不会玩坑蒙拐骗这一套,公司有2000名主播,干得好的,像冯提莫一样,月薪几十万元。”胡瑶说,她轻松地过了第一关。

面试第二关是才艺总监,主要面试五官和才艺,对方让她清唱了一首歌,坐在电脑面前拍了几张照,才艺总监将她的照片发到公司群,给出一个结论。

“不整容的话底薪3000元,整容的话底薪8000元。”胡瑶说,这话让她大感惊讶,她向才艺总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何落差相差这么大?”对方回答,“主播都是这样呀,都是微调了月薪才上百万的”。

此时,胡瑶正陷入经济困境。仔细打听,“整容的钱谁出?”对方的回答打消了她的疑虑。“不用你出,都是公司免费打造,如果想晓得要动哪些地方,去问形象总监。”

才艺总监将她的底薪“8000元”写在她面试流程单上,走进了第三关——形象总监。形象总监拿着一面镜子,对着她颇为不自信的五官一顿挑刺“脸太方,需要打瘦脸针和溶脂针,鼻子不好看,需要做个鼻综合。”

一套流程走完,胡瑶到了签约经理面前,她说,当时自己想仔细地浏览合同,但陪同她的星探一直有意无意地遮挡合同内容。

“他不让我仔细看合同,说合同都是对你有利的,你签这里签那里。”胡瑶说,不到五分钟就签了合同。“我当时已经陷入了‘容貌要发生蜕变,美好生活向我招手’的美好向往中。”胡瑶说,因为无法细看合同,她一直相信红播面试的说法,第一个月工资3000元,次月拿全额薪资8000元。

合同签完之后,红播公司让她扫码加了一堆微信,让她去找形象总监助理到医院去面诊。3月22日,按照形象总监助理邓庆提供的地址,她到了位于置信路的美黎美。

邓庆和美黎美咨询顾问陈方芳对她非常热情,给她指出,除了要溶脂针和瘦脸之外,还需要做额头自体脂肪填充,并让她办分期贷款,她感觉有点不对劲,给星探打电话询问。

“他说贷款没什么,你底薪这么高3个月很快就还完了。”胡瑶说,邓庆和陈方芳也在一旁游说,很快,她办理了两个分期贷款,用以支付整容费用,贷款总额为5.9万元。

3月23日,她完成了所有整容项目,回家休息了19天,按照公司说法,恢复期一天工资100元。


▲整容的主播向记者爆料

梦碎

她还得知孵化期长达3个月,工资不是3000而是1500

“一年的合同期,你永远都拿不到8000元的工资”

4月10日,胡瑶前往红播公司运营部国栋大厦报道,前台让她在一份文件上签字,至于这份文件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公司给一台手机,一个支架,一个房间你就自己直播。”胡瑶说,她每天直播5个小时,按照时间核算播够公司规定的13天70个小时,4月底她的粉丝有76个,刷礼物的仅有一人。

4月20日发工资的日子,她却只拿到了900元。这900元并不是工资,而是3月份休息期的补助金,而此时两个分期贷款催还通知显示,24期还完她需要还9.2万元,远远高于贷款的5.9万元。她感觉自己被坑了。

“休息补助金一日100,我休息了19天,应该是1900元。”胡瑶说,此时她还得知,孵化期长达3个月,工资不是3000元,而是1500元。“这么低的工资我怎么还款?”她连忙去质问经纪人母宇。

“母宇说公司给我出个方案去解决,让我在公司办张信用卡,拿信用卡的钱去还贷款。”胡瑶说,而且过了孵化期,还有3个月实习期。“换而言之,一年的合同期,你永远都拿不到8000元的工资”。

感觉自己“被套路”后,胡瑶发现,和自己有类似经历的人,并不在少数。红播公司的另外4名主播也告诉胡瑶,自己遭了相同的“套路”。

5人仔细核对发现,5个人面试流程和整容经历惊人相似,甚至红播公司对每个人说的话,都高度雷同,做的整容项目也同小异:鼻综合、眼综合、打瘦脸针和溶脂针,自体脂肪填充。只是整容价格,因为开出的底薪不同(5000元到8000元不等),而略有差异,但是都不低于4.5万元,上不封顶。

胡瑶发现,另外一名主播与她所做项目完全相同,但费用仅有5.4万元,她质问经纪人母宇。“经纪人说因为你底薪高,有8000元。”

所有信息汇总,5人感觉“自己被套路了”,更尴尬的是,所有的人,都没有拿到合同。

5月3日,胡瑶等3名直播决定先去讨要合同。长达5小时等待后,她们拿到了自己签署的《网络直播委托协议》。

红播公司一名主播王颖说,第一,说好的免费打造主播形象,变成了自己贷款整容;第二,说好的孵化期3000元,次月拿保底工资,结果从汇总信息来看,不管你完成任务与否,没有任何一人拿到了3000元,更不要妄想后面的高保底工资;第三,说好提供声乐和舞蹈培训,但是进入公司后,所有主播都是自生自灭。“从合同来看,公司只给你画了一个饼,就是高保底,其他啥责任都没有,而主播各种违约责任违约金。”

记者暗访

声称做主播底薪3000至10000元,但必须贷款整容

这家公司的面试过程是否充满诱导性?面试过关与整容是否具有必然关系?5月4日,成都商报记者对面试过程进行了暗访。

记者通过前程无忧等大型网站上联系上一名为“江秀峰”的招聘人员,电话里江秀峰称公司正在招聘主播,并询问何时可以来面试。他说公司待遇很好,底薪3000-10000元,礼物提成70%,还有带薪实习期和免费的包装培训,跟映客、熊猫、YY、火山等大平台都在合作。与之相对的,要求比较高。至于是什么硬性要求,“只有来公司面试才晓得。”

红播传媒的面试地点在环球中心,在面试等待区域,有一个易拉宝写着面试流程,分初试复试签约三个阶段,共10项内容。

江秀峰接待了记者,他让记者先填写一张《合作申请审批表》,随后进入星探办公室进行第一轮面试,简单了解记者信息后,他再次强调公司待遇非常好,并提出了招聘要求:做主播主要看外在形象,最重要的就是颜值。

“形象总监会对你的形象进行一个考核。如果形象总监觉得你的颜值达不到公司的要求,他会给你一些建议,如果让你做一些小的微调,你可以接受吗?”

记者正犹豫微调会不会动骨削肉?江秀峰连忙保证,微调并不会做大手术,仅仅是做个双眼皮、收个鼻子或者下巴,打个瘦脸针。

微调的手术费,是否包括在红播宣传的“免费培训包装”中呢?江秀峰说免费培训是指跳舞唱歌、化妆技巧、播音主持、表演、直播间设备调试和线上线下的推广等,手术费需要自己支付。

整形医院是否隶属公司?他予以了否认,“只是公司推荐,里面有全国都很出名的一位教授,因为老总认识他,比较专业,所以让他做。你可以去外面做再来接受复试,但如果效果不好也不行。”

整容费用难以承担?江秀峰让记者不用担心,因为“一般都是零首付分期,公司不会让你出太多费用,一般在3-5万左右,公司对于做微调也有扶持。每个月就还1、2千元,到时候有保底工资和提成了,就能轻轻松松还上。”

随后,记者被领往范姓形象总监进行面试,她指出记者面部三个地方需要调整,脸比较宽要瘦脸,眼睛形状不好看要调整,鼻子肉需要收.并询问了同样的问题:“对这三个地方微调,可以接受吗?”

记者担忧鼻子手术失败能否不做手术?形象总监摇摇头:“这个确实没办法,必须得动它。”至于费用多少,需要医院来确认。

在等待艺术总监面试期间,星探部一位自称主管的江某不停对记者进行游说,他说,只要形象不过关的都进行过微调,公司2000多名主播,80%都动过鼻子。“如果去外面的医院,公司不放心,可能会达不到公司的要求,但在公司的医院整形,按照形象总监提出的建议来做,就能保证达到要求。”

艺术总监面试,谈得最多依然是整容。她表示直播第一点就是颜值,是否能接受形象总监提出的建议,随后让记者试镜和清唱歌曲用以测评,得到结论是“脸部轮廓不鲜明,眼睛有些浮肿。”最后,她开出了6000元的保底工资,并表示公司会提供资金扶持微调。

确定了保底工资,江某恭喜记者,“开了保底工资,就证明面试通过,但保底工资6000元是包括了做微调扶持”,他说,只要你开始微整,第二天就发工资。

见记者犹豫,江某不断催促先签约,江某再次表示“如果你觉得行,直接签了,今天就可以开直播间。”

如果不微调,还能不能签合同?江某表示:“没办法,公司给你提出来的建议,你必须得达到的,如果你形象不过关,公司签了你,公司凭什么花巨大的人力财力物力培养你?况且连这种小手术都失败,公司还会推荐你去那一家医院吗?”

可以自行整容么?江某迟疑了一下后说:“可以去其他医院,但是费用可能更高,效果达不到公司要求,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公司不负责任。如果效果不好,公司为什么要给你扶持?”

▲主播与红播公司签订的协议

15名“主播”13人被“推荐整容”

公司总经理:要拿到保底工资,必须完成公司规定的任务

5月2日,成都商报记者以朋友的身份陪同王颖和胡瑶等三人前往国栋大厦讨要合同时,自称红播公司艺人总监谢妍妍说,她作为运营部门总监能做的事情就是将合同拿给主播。“至于形象总监是怎么跟你们沟通,怎么把你们带起去微调的,只有她们心里最清楚,整容款项要退的话,哪个医院整的你找哪个。”

5月7日,成都商报记者前往环球中心采访,在一间形象总监的办公桌上看到一盒美黎美的产品以及疑似4月25日到4月28日的面试名单,上面一共面试了15个人,其中仅有2个人不接受微整,其他13人写着微整的项目。

根据另外两名主播提供医院整容档案中的贷款《同意分期》两张单子上,分别写着公司联系人的电话,记者对其中的两个电话予以核实,对方皆表示,自己是红播公司人事部的工作人员,办公地点位于环球中心。

四川红播时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洪波回应了此事。“我们的员工在招聘的过程是不是存在忽悠的现象,说实话,以前确实有,为此我们处理了一部分人,现在还有没有,我们将进行调查。”杨洪波说,如果确实存在“忽悠”和”误导”等违规行为,公司会马上处理和整改,也会承担责任。

杨洪波坦诚,在面试的过程中,因为这个行业对主播要求比较高,因此红播确实建议过主播前往美黎美进行微整。

“因为说实话我个人跟美黎美的汪教授比较熟悉,他的技术也比较过关。”杨洪波说,不过他否认面试过关、微整以及高保底工资三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面试过关的未必微整,愿意微整的未必进入公司,高保底工资不包括微调扶持资金。“现在出现一些问题,只是因为下面员工为了出成绩出现的不规范操作,并不是整个经营模式有问题。”

杨洪波介绍,目前红播在播的200名主播当中,有二三十名主播在美黎美进行整容。而主播的工资,是完全按照公司的收益分配细则执行,要拿到保底工资,必须完成公司规定的任务。

杨洪波介绍,目前红播在播的200名主播当中,有二三十名主播在美黎美进行整容。而主播的工资,是完全按照公司的收益分配细则执行,要拿到保底工资,必须完成公司规定的任务:以保底工资8000元为例,在恢复期,补助金每天100元,最长恢复15天,若时间延长需要申请才能继续发放补助金,且当月补助金延迟下个月发放;而孵化期第一个月达到有效的天数和时长就会足额发放(完成一半1500元),但是次月刷礼物资金必须达到3000元的80%2400元。

“如果达不到我们也会发,但是会在第三个月提醒主播。”杨洪波说,在第四个月要拿到保底工资刷礼物至少达到6400元,如果达不到公司不会抽成,公司补贴8000元的35%,即发工资2800元,连贴两个月。“如果还是不行,你再重新回到孵化期。”

主播公司“形象助理”竟是整容医院工作人员

整容医院:个人私下行为?医院将进行核实

5月4日,胡瑶等三人前去美黎美咨询整容效果时,再次见到了自称为“形象总监助理邓庆”坐在美容院咨询师陈方芳的办公室。三名主播的微信截图显示,邓庆为主播发送医院地址,负责红播主播在整容院的面诊,清楚红播的合同和工资事宜。

美黎美医院院长贾黎否认与红播存在合作关系。“和红播只是单纯的客户,有些红播主播确实是美黎美做的,其中邓庆是我们医院工作人员,是陈方芳的助理,主要就是对接网红公司的业务,也包括红播公司。”贾黎说,至于邓庆为何会参与红播公司的业务,她表示“应该是个人私下行为,医院会对她的行为进行核实,再决定怎么处理。”

律师说法

涉嫌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

四川广力律师事务所律师邢连超认为,这种操作经营模式就是一种典型的商业骗局。“一般来说,第一,找工作就是针对应聘者条件作出要求,不会设置这种不合理的前置条件,如交保证金或者整容、高额消费:第二,即便是当主播,未来所获得的收益也是不确定的,但是招聘人员宣传过程中夸张得非常厉害,诱导别人去整形美容,并且为他们提供便利,组合起来,就是让应聘者非理性和冲动式的消费,这种组合起来就是商业骗局。”邢连超说,不过从每个环节来看,合同是合法的,整容提供了服务,公司的确也提供了主播职位,每个环节是合法的,应聘者要调查取证非常困难,只能提醒应聘者小心防范。

广东德纳(成都)律师事务所方毅律师认为,应聘者跟红播公司签订合同的前提是,必须“符合”红播公司的“形象要求”,进而由红播公司带领应聘者到指定的美容院进行整形,如果应聘者整形费用不够,进而需向小贷公司申请贷款。孤立来看每个环节似乎都是合法的,但是把三个环节联合起来看,就涉嫌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是否有整形必要,完全由红播公司单方主观认定,整形之后是否符合要求,也没有客观标准。这就可能造成红播公司以签约应聘者为名,通过指定的美容医院以及小贷公司迫使应聘者消费,甚至高消费,损害应聘者的利益。


相关评论
百度